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都市明升体育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在线浏览 - 【242】萧千夜有话说

【242】萧千夜有话说

书迷正在浏览:、、、、、、、、、、、、
        秦姑娘!

        “什么秦姑娘?萧千夜你中邪了吧。”秦寐语被萧千夜这突然而来的礼貌称呼骇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事说事。”

        “秦,秦姑娘,你回来就好了,你可是比那个秦思芄靠谱多了。”纸人萧千夜似乎确定了她的身份,很是高兴地蹦了几下,“有你在,清濯真人一定没事。”

        这又和清濯真人有什么关系啊。

        秦寐语都快被萧千夜绕晕了,她提溜起来小纸人,面对面地问道:“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再唧唧歪歪,我烧了你啊。”

        “我要见清濯真人!”纸人萧千夜很是快速地说道。

        “这个时候太晚了,明天再说吧。”秦寐语见识过萧千夜这只大孔雀无所不用其极的卖萌撒娇外加耍无赖没下限,当下不为所动,冷酷无情地说道,“还有,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秦姑娘,我只有晚上精神足一些。”纸人萧千夜很是着急,声音放软,“求求你了。”

        对于方才萧千夜脱口而出什么薛庭竹杀了萧掌门,秦寐语没有追问,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萧千夜放低姿态之后,秦寐语也放软了态度,和萧千夜那些炸毛式斗了那几年,如今想想,算是那些年最鲜明的回忆了。如今故人重逢,秦寐语哪里能硬的下心肠不管不顾。

        “那,偷偷去,偷偷回。”思考一会,她看着纸人,很认真地叮嘱道,“我提前和你说好啊,你可不许嚎!”

        纸人萧千夜闻言,很是激动地点点头:“好好好,我保证什么都不说,绝对保持安静。等见到了清濯真人,我再开口说话。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给我报仇,杀了薛庭竹那个大坏蛋……”

        “闭嘴。”

        受不了萧千夜的碎碎念,秦寐语皱眉下了床榻,取来衣袍穿好。

        被冷汗浸湿的里衫穿着很不舒服,她也顾不上,当即把小纸人往衣襟里一塞,就飞身直奔冰火狱潭而去。

        悄无声息进入冰火狱潭,不是件容易的事。

        秦寐语如今已经能完全驾驭这具身体,修为灵力也尽归她用,可看了好一会冰火狱潭那边的结界,她还是没有把握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闯进去。

        冰火狱潭外面设置了三道结界,每一道都不容易过,最外面的那道,只要一有外人靠近,就会发出异常刺耳的声响,且会将人困在其中,锁住灵脉。

        真是看不出来薛庭竹布结界的手段还挺厉害的……

        换班的弟子都手持布阵者所做的令牌,只有这个令牌才能让人在这三道结界之中悄无声息地来往。

        纸人萧千夜从她的衣襟处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催促道:“怎么不走了?你快点啊,要是被抓住了,你我都得完蛋!不,你完蛋不了,估计也还是我完蛋,我现在只是个纸人,随便来个熊孩子就能结果了我……”

        不胜其烦,秦寐语真是没想到花孔雀死了之后会被成话篓子,当即也不说话,只是手指在她嘴巴附近做了一个擦掉的手势。

        纸人萧千夜顿时像是被卡住了脖子,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了嘴。

        “再多话,我就把你嘴巴擦掉!”秦寐语十分后悔给她点上了嘴巴。

        “那个……”纸人萧千夜卑微乞求,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再说一句,可以吗?”

        “言简意赅!”秦寐语正在低头画符纸。

        “以你的身手偷个令牌,悄悄进去,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啊?”纸人萧千夜小声鄙夷道,“畏首畏尾的,我都快愁死了。”

        手一抖,差点画错符,忍无可忍,秦寐语直接把萧千夜捏出来,然后粗暴地对折一下,塞到袖子里。

        不顾纸人萧千夜在袖子里如何折腾,秦寐语把手里刚画完的符纸丢了过去,符纸悄无声息地落在结界处,然后就瞧见结界处破了一个圆圆的缺口。心头一喜,秦寐语一个起落,很是利落地进入。

        偷什么令牌,这不就进来了。

        甩了两张障眼符,秦寐语避开看守的那几个弟子,闪身进了冰火狱潭。

        如今是深夜,刚进去,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把秦寐语逼得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说起来,她原先那具身体之所以后来变差,就是因为在冰火狱潭待了五年的缘故,饭食虽不缺,可这白日夜间悬殊巨大的温差,长久下来,身子还是承受不住,当时她没有修为傍身,更是难熬。

        待在这里五年,她竟然活着出去,不得不说她当真是命大。或许一辈子的好运气都在那五年用完了,所以后来才有了那么的磨难。

        缓步走了进去,秦寐语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里那个浑身结满冰霜的清瘦身影。

        尽管她已经体验过五年这种感受,可看到他受这种苦,她还是舍不得。

        双手结了个结界,拉开之后,将这些簌簌而下的冰霜全都托了起来,然后甩了一个画着火焰般符咒的符纸贴在楚卿芫的背后。

        那张是秦寐语所学禁术之中用来生火用的,符纸一贴到楚卿芫的背后,附在他身上的那层寒霜就慢慢融化。

        秦寐语站在一旁等着,一会的功夫,楚卿芫脸上的冰霜也化尽了,他仍旧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眼皮都没抬,就像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一样。

        秦寐语没有收回那张符纸,她就想看他能撑多久。

        再不开口,烫死你。

        又过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楚卿芫仍旧未动,秦寐语却是等不了了。

        手一抬,收回符纸,她快步走了过去,在楚卿芫面前蹲下身,伸手扣住他的手腕,探着他的脉息。

        脉息若有似无,秦寐语心头发沉,她当即再也绷不住,盘腿坐下,闭眸凝神,伸出手掌抵在他的心窝处,缓缓送入灵力。

        直到手背上覆上一只冰凉的大手,秦寐语才睁开眼睛。

        “……我没事……”

        楚卿芫已经睁开眼睛,面色苍白了一些,眼神仍旧黑亮有光。

        秦寐语狠狠松了一口气,定定瞧了他一会,这才猛地甩开他的手:“装死唬人吗?清濯真人什么时候这么有童真了?还是师父你千人千面,只是弟子一直看不透!”

        “阿芄……”面对秦寐语的咄咄逼人,楚卿芫心疼又无奈,他只能轻声唤着她的名字,“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