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手机版

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其他体育 - 这个男人明明很强却被要求嫁人在线浏览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要娶夫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要娶夫

书迷正在浏览:、、、、、、、、、、、、
        不懂就问,孔蕾诚心求教道:“还请阁下教我,何为潘紧邓小闲。”

        驴子视线再度下移,孔蕾快气炸了,她解开百宝囊向下一倒,各种杂物“哗啦啦”倒了一地。

        一手不停抖搂着已经憋了的百宝囊,孔蕾胸腔快速起伏,悲愤吼道:“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大宝悻悻然收回目光,无辜道:“你看你激动什么,我也没别的意思啊,朋友有通财之义嘛,今日我吃你几颗丹药,回头我给你买些瓜子。”

        孔蕾气得手都在抖,不过此时也不好翻脸,不然先期投入的丹药就要打水漂了。她强压怒意,咬牙道:“还望阁下,不吝赐教。”

        眼见真是榨不出油水了,大宝也不在乎与她闲扯几句,便说:“这潘紧邓小闲,要分开说,这第一项,潘,说的就是要有貌赛潘荌的长相……”

        仔细打量了一眼孔蕾,相貌只能称得上普通,不过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大宝还是违心安慰说:“这个你当然是足够的,凹秃有致的很漂亮。”

        “这第三项,邓……”

        正聚精会神,聆听教诲的孔蕾忽然打断道:“第二项的‘紧’还没说呢。”

        “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懂的都懂,不多说了。”大宝甩了一个大白眼,继续说:“这第三项的意思,就是你得有钱……”

        一样样详细了解了“潘紧邓小闲”后,孔蕾觉得自己只占一个“闲”了,她神情茫然,她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这驴妖说了那么多,还是没说要如何将沈轩拐出去啊。

        她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那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约沈师弟出去呢?”

        “大体方向都指给你了,只能说懂的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现在知道太多对你也没好处,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啥?你说啥了?孔蕾此刻的心情,懂的都懂,她很想吃驴肉包子!

        看大宝真要走,孔蕾顿时急了,她赶忙动身拦住去路,直言道:“我是想请阁下能帮忙游说一二,让沈师弟出游踏青,我再意外出现,制造一场偶遇。”

        “我家主人想去哪,岂是我一个坐骑能说的,简直莫名其妙,我看你这个朋友,不交也罢!”

        谁有时间真管这些事,丹药都吃完了,还陪她闲聊了那么久,大宝感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

        “你别再拦路了,不然我可要喊人了。”大宝警告一句后,目光盯着孔蕾,远远地绕开她,走了,它现在可是有身份的驴,整个金刚宗的女徒都想讨好它!

        那三颗补气丹的效果还不错,大宝志得意满,打算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一下,走着走着,就又被一个眯眯眼女人拦下。

        来者嘴角挂笑,一见面便亲切问道:“敢问阁下是否就是小师弟的那匹仙马?”

        秦韵笑,大宝也龇起两排大驴牙笑了,都笑出驴叫声了。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呀,你说说,这好事儿咋就都赶在这一天来呢,这多叫驴不好意思啊。

        没说的,直接有请下一位受害者吧,大宝也不跟这个眯眯眼废话了,赶紧进入主题,张口就问:“你想不想单独约我家主人出去?你找我算找对了,这事儿……”

        望着已经走远的驴妖,孔蕾呆立在原地,脸色阵青阵白,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傻子,笨得就像头驴,不,应该是还不如头驴,因为她被一头驴子给骗了。

        孔蕾思绪纷乱,整个人也更憔悴了,等她回过神时已经是黄昏,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发呆了多久,浑浑噩噩地回到家,煮了点面吃,要不是女人流血不流泪,她都要哭了。

        吃到一半,蛐蛐又开始叫了,杀不完的变异蛐蛐,反映给上面也没人管,都不知道其她师妹怎么专心休息修炼的……

        沈轩是在晚饭时醒来的,今日天高气爽,他选择在院中享用豪华晚餐。用餐时,沈轩发现大宝无精打采地趴在树下,他往石槽里丢过去一头鲍鱼,大宝也没反应。

        “怎么了这是,要不要给你找个兽医?”

        “没事……嗝……就是金刚宗伙食太好了……嗝……”

        她们都太热情了,大宝很震惊主人居然有这样的魅力,最后都给它吃顶了,现在一打嗝儿都是药香味,这药效,恐怕接下来几天都不用吃东西了。

        吃过晚餐,沈轩回屋,取出了很久没用过的万炼神鼎,丹药还不能那么快交给大师姐,不过不妨碍他先炼制。

        万炼神鼎炼丹真的太简单了,不用控火,不用丹诀,啥也不用,简单到,他都有种在用电饭锅,焖米饭的错觉。

        第一步,打开盖子,第二步,一股脑放入所有原料,并加入适量的无根之水,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测量一下水多不多,水量要没过食指的第一个关节。

        检查无误,盖上盖子,注入灵力,鼎中火焰起来,之后等着就好了。

        无聊至极的打了个大哈欠,沈轩摇头叹气,这丹炼的一点仪式感也没有,就剩下枯燥了。

        约半个时辰后,神鼎内传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这是已经炼成的丹药在撞击鼎壁,沈轩开炉一招,一颗金闪闪的丹药便被召入手中。

        整颗丹药并不是圆溜溜的,它的形状更类似于未开放的花骨朵,握在手中沉甸甸的像金属,不过这些都是丹方上记录的特征,有这些才说明成功了。

        这枚丹药他准备过几日再上交,以前沈轩交货快是没考虑到时间差,也没人注意这些,但现在不同了,金刚宗长老们都盯着这枚丹药,他如果还是待在宗内,也不与外人接触就拿出了成品,那他炼丹大师的身份肯定就要暴露。起舞中文

        沈轩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宝贝了,身上贴满了诱人犯罪的标签,绝世美男子,极品炉鼎,修炼天才,这些,不管哪一样,都是足以令老妖婆们,垂涎三尺的美肉,他真不想再给自己加上个“摇钱树”属性。

        所以,凡事还是小心为妙,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人太优秀,妖婆掳之。

        正好千霜姐的生日也快到了,在他记忆里沈千霜似乎就没过过生日,有点惨,沈轩便想趁此机会,偷偷回一趟家,为她庆祝,给她一个惊喜。

        于是次日一早,才回来待了一天,沈轩就又走了。

        ……

        秋水城,胡惊鸿正垂头丧气地游荡于街市之间,之所以情绪不高,是因为她今早,被母亲拎着耳朵,给赶出来了。

        而被赶出家门的原因,胡惊鸿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突然就不能闭关也不许修炼了。

        更郁闷的是临出门,母亲塞给她一个钱袋,让她去喝花酒也好,赌博也好,结交狐朋狗友也罢,反正就是不许买修炼资源。

        穿着一身红衣,胡惊鸿不停抛接着钱袋,路过了一家家酒肆客栈。

        喝什么花酒啊,赌博,交朋友,找男人多耽误修炼,这些钱买上一堆丹药,回家把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与世隔绝的闭关个十天半个月,多好啊。

        走过灵品阁,胡惊鸿站在门口就完全挪不动步了,里面一颗颗丹药都在搔首弄姿,一张张灵符衣衫半解,她想进去,她不能进去,她想进去……

        最终胡惊鸿还是一咬牙走了,她很有孝心的,母亲不让,她就不能做。当然,有些事情上,她也是有自己主见的,就比如相亲,比如娶夫,她打死也不会再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她要变强,她要追求的是力量,而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力量的就是男人了,要来何用,浪费时间,区区男人,啊呸。

        沉迷修炼才是正道,男人能有自己强大吗,睡了男人能让自己修为提升吗,男人能给自己炼丹吗,都不能,至于男人的美貌,她更是一点也不在意。

        由于今日被禁止修炼,胡惊鸿便练习身法,她奔驰起来,穿街过巷,灵巧得如穿花蝴蝶,既快又稳,路上行人只觉得一道红影划过,转头寻找时,身影却已不见。

        胡惊鸿就像一条大红色的鲤鱼,摆动尾巴游过僻静的小巷,她漫无目的,灵动而又神秘,只是要出巷口时,突然就冒出个驴头,她并未减速,而是足尖轻轻一点地面,一跃而起。

        这一刻,仿佛时间也为这一道跃动的倩影而放慢,她跃起,她展臂,她的衣裙飘舞,披散着的黑亮长发,随着她的跃动,在身后掀起一波柔顺的浪潮,真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但是,这种洒脱临空的身影,只持续了一秒,因为驴子继续往前走,它身上还驮了个人,而她跃起的高度只够飞过驴子……

        人在空中,也无法闪避,胡惊鸿已经本能地闭上眼,准备迎接马上要来的撞击了,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就怕撞坏了骑驴之人。

        她只感觉腰身手臂,被一拍一带,没有想象中的碰撞,胡惊鸿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是躺在一个男人怀抱里了。

        “姑娘还是小心点吧,这样很危险的。”沈轩额头青筋直跳,但还是保持着风度,微笑道:“下次再这样,我就取了你……”

        他将傻愣愣盯着他看的女人放到地面,笑容不减,口中缓缓吐出没说完的两个字,“狗命。”

        沈轩也不管她漂不漂亮,反正他是要气死了,幸亏自己反应快,不然就要被这个二愣子掀落驴下了,自己在秋水城好歹也是个名人,真在大街上摔成个滚地葫芦,我沈轩不要面子的嘛!

        打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胡惊鸿便已经被勾走了魂,那双明媚的眼睛里好像有桃花和星星,只是被看着,她就紧张得说不出一个字。

        听见那人叫她以后小心,她想回答,可嘴不听使唤,然后那人又说:“下次再这样,我就娶了你。”

        胡惊鸿大脑彻底乱成了一团浆糊,她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了,脑海中只是反复不停地,回荡着这句话。

        不过她怎么觉得眼前的男子好像有点眼熟……

        她很想叫住已经远去的男人,可实在又笨嘴拙舌,手抬起来,嘴巴张了张,又想不到要说什么好,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彻底消失于视线中。

        她知道自己就要成婚了,对象就是这个不知名的男人,以后生的女儿就叫胡一菲吧,纪念她娘因为胡乱一飞,而得来的绝世姻缘。

        胡惊鸿转身就走,她要回家让母亲找人提亲,从提亲到走完六礼也需要不少时日,不能再耽搁了,不然影响二胎的八字……

        她一路在心中规划着美好未来,走错好几次,差点没找着家门。问了府中下人母亲的位置,胡惊鸿直奔家中林园,还隔着很远,她便听见自己弟弟异常兴奋地说着什么。

        等走近了,便见池塘旁的凉亭内正坐着三人聊天,一个是她母亲胡一刀,另一个是她弟弟,胡安安,还有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却是不知道是谁。

        胡安安一脸兴奋,比手画脚道:“小轩兄,你都不知道你走后,我最近修炼有多努力,都快跟我姐一样了,而且我还新学了一套战技,叫做《闪电五连鞭》打起来飘逸至极,腿法更是让人琢磨不透,都不输你的芳香脚了。”

        旁边胡一刀也露出欣慰的笑容,认同道:“安安受你影响,的确是勤奋了不少,现在几乎每天都会修炼了,不过比起他姐姐还是,算了,不要提她了,说起来就气,她都快修炼修傻了。”

        说是不提,可胡一刀明显对这个女儿怨念颇深,很快她又继续,一脸恼恨道:“胡惊鸿这个逆女,根本不懂什么叫无后为大,都这么大了还每天就知道修炼……”

        胡一刀吐槽女儿,沈轩也只能在一旁尴尬赔笑,他对胡惊鸿的记忆真的很模糊,好像就小时候见过几面,长大以后胡惊鸿就痴迷修炼了,上次见过一面,也是灰头土脸,看不出人样。

        他正想着,就听背后,一个悦耳轻快的女声道:“母亲大人,我找到心仪的男人了,我要娶夫。”

明升体育_书迷正在浏览:、、、、、、、、、、

《这个男人明明很强却被要求嫁人》赛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场赛情与精神俱佳的其他体育,明升体育直播这个男人明明很强却被要求嫁人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