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手机版

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其他体育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在线浏览 - 第六百五十四章:有人一笑天下醉

第六百五十四章:有人一笑天下醉

书迷正在浏览:、、、、、、、、、、、、
        陈笙垂眸看着楚玥璃,突然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按在了石头墙面上。

        楚玥璃被偷袭,后脑勺撞在了石墙上,发出咚地一声。

        陈笙眸中满是狠戾之色,道:“你胆子着实不小。”用另一只手一扯,拉下了楚玥璃脸上的黑布。

        楚玥璃抡起手中的夜明珠,砸向陈笙的头。

        陈笙一抬手,攥住了夜明珠,以及楚玥璃的手指。

        楚玥璃一抬膝盖,直接袭向小陈笙。

        陈笙慌忙后退,放开了楚玥璃,心中暗道:这个女人,着实阴狠毒辣。

        楚玥璃揉了揉脖子,道:“陈大哥偷袭人的功夫,越发精进了。”

        陈笙回敬道:“县主的拳脚功夫,也越发下流了。”

        楚玥璃道:“彼此彼此。”冷眼看着陈笙,已经处于浑身防备的状态。

        陈笙却莞尔一笑,道:“县主何需如此紧张?”

        楚玥璃回道:“与狼共处一室,还是要防备点儿的好。”

        陈笙突然上前一步,靠近楚玥璃,与她鼻尖对着鼻尖,道:“寻常人在无粮无水的情况下,能活十余天。我却能活两个月。你可知,为何?”

        楚玥璃没搭话。

        陈笙伸手,掐住楚玥璃的脸蛋,拧了一下,道:“有血有肉,美味佳肴。若县主再肥美些,许能坚持三个月。”

        楚玥璃道:“我倒是认为,祸害活千年,陈大哥有些低估自己了。”

        陈笙意味不明地一笑,向后退开,道:“眉毛画歪了。”

        楚玥璃的心中,一口气狂炒了二百颗鸡蛋。

        陈笙举着夜明珠,继续找出路。

        楚玥璃怕他背后偷袭,干脆就背靠墙交叉双腿双手环胸歪着头看着陈笙忙乎。

        陈笙找了一会儿,回头看向楚玥璃,道:“被县主如此目不转睛的凝视,在下是应欢喜还是害怕?”

        楚玥璃回道:“欢喜或者害怕,都取决你是否做了亏心事。”

        陈笙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吟片刻,才继续开口道:“欢喜或害怕,是什么感觉?呵……”

        楚玥璃知道,陈笙的性格有些扭曲,所以对他的话并不当真。她打趣道:“陈大哥若是感觉不到何为欢喜,何为害怕,不如问问陶公公。我看他每日笑得眉飞色舞,又伴君如伴虎,定是知道何为欢喜,何为害怕。”

        陈笙在楚玥璃的对面,倚靠着墙面站定,一下接着一下抛接着夜明珠。夜明珠真的很大,光亮照射面积也比较广,但在抛起和跌落之间,还是会给人一种灯影交错、时光飞逝的感觉。陈笙道:“下次见了,你帮我问问他。”

        若是寻常女子,定会骂他有病。可楚玥璃却没有,只是轻松的应下:“好啊。”

        陈笙一伸手,将夜明珠抛给了楚玥璃。

        楚玥璃伸手接住,打趣道:“还以为你不会还给我了。毕竟,贼不走空。”

        陈笙道:“区区夜明珠,有何值得宝贝?那半块‘黑禁令’,才是我此行的目的。”微微一顿,“县主可知,什么叫不达目的不罢休?”

        楚玥璃回道:“陈大哥得多读读书了,怎么连这么粗浅的话都不懂。实不相瞒,我进来前,也是这么想的。你说巧不巧?”

        陈笙道:“好巧。县主不如说说,是如何得知半块’黑禁令’在长公主手中。”

        楚玥璃回道:“听说的。陈大哥呢?”

        陈笙回道:“真巧。我也是听说的。”

        楚玥璃道:“今晚真是有意思极了。巧的是,我和陈大哥都被困在这里;更巧的是,我们都没得到半块’黑禁令’。”

        陈笙道:“县主这话就谦虚了。待县主出去,想来会寻到同伙,拿回半块‘黑禁令’。”

        楚玥璃感慨道:“正如陈大哥所言,我那同伙不顾我的安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陈笙道:“既然如此,你不如告诉我,他是谁?由我代你讨回公道如何?”

        楚玥璃眯眼笑道:“血债血还,还是要自己动手才有意思。”

        陈笙阴沉沉地道:“我开始期待这场角逐了。”

        至此,二人再无对话。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忽然听见一声咔嚓声,就像机器的开关被人按下。

        楚玥璃和陈笙同时看向厚重的大石门,并作出了蓄势待发冲出去的准备。然,石门没有动,墙却开始动了!

        楚玥璃感觉自己的脚被迫向前推移过去。她立刻看向陈笙,道:“祸害,是时候展示你活千年的能力了!”话虽如此,但是她却迅速在石墙和宫灯上摸索起来。

        陈笙却显得并不慌乱,只是静静看着楚玥璃,如同呢喃般低声道:“这样也好。”

        楚玥璃听见了,破口大骂,道:“好个屁!”

        陈笙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楚玥璃背对着他,所以并不晓得,陈笙真正笑起来的时候,那张冷硬的脸部线条会变得柔和而温柔,明明只是小小的改变,却仿佛神来之笔,令他整个人的容貌气质都变得截然不同。那双阴沉狠戾的眸子,竟好似桃花般变得灼灼其华。与此同时,双颊也镀上一层绯色,犹如晚风吹开酒封,放出千年佳酿幻化而成的妖,让那香醉了夜色苍茫,染了天道薄凉。

        当真是,一笑天下醉。

        楚玥璃听见了笑声,却没有回头去看,毕竟,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就算陈生能笑出花来,也不比她有命金贵。

        原本看似圆形的墙面,实则和墙一起,分成了四个面,再向中间聚集而来。

        速度不慢,眼瞧着将二人往一块推。

        陈笙突然开口询问道:“想出去吗?”

        楚玥璃一听这话,就觉得有门!毕竟,无论是陶公公还是陈笙,都不是省油的灯。想到“省油的灯”,楚玥璃似乎抓到了一丝线索,却因生死在即,没空多想。她直接回道:“想!”

        陈笙道:“答应我一件事,便助你出去。”

        楚玥璃已经出了汗,呼吸也重了几分。她道:“你说。”心中暗道:若是要“黑金令”,也答应给他。大不了,再夺回来罢了。

        陈笙突然伸出手,将楚玥璃困在墙壁和自己的怀中,低声耳语了两句。

        楚玥璃能感觉到陈笙落在她耳朵上的呼吸,有些痒,好似虫子要往她耳朵里钻。她晓得,这个男人,有毒。

        楚玥璃的眸子轻颤。因为,她压根就没想到,陈笙会提出这种要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到极致!变态到极致!

        楚玥璃看着陈笙,不语。

        陈笙道:“我了然一身,不怕死。你呢?”

        楚玥璃咬牙道:“好!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