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科幻明升体育 - 树海林深在线浏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命换两命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命换两命

书迷正在浏览:、、、、、、、、、、、、
        耳边一会儿嘈杂纷扰,一会儿寂静无声。

        感觉身体越来越轻飘,就好像之前浮在灵识之上,去朽灵符里找还没有成形的灵王时一样。

        那时,我看到了无数双彩色的手,而现在,眼前尽是刺眼的白光,像是清晨醒来,透过窗前轻薄的白纱直视朝阳一样。

        眼睛极酸,但未及心里酸楚。突然间,涌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我好像留下了一道眼泪。

        我知道我还活着,只是没了知觉。我猜我现在是伏在了小粉的背上,因为鼻尖处,一直萦绕着淡淡的清香,那股熟悉的味道若近若离。

        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因为时不时就会听到白爷焦急的声音,一遍遍的叫着“臭小子”。

        我听不到白三的声音,也感觉不到心脏被裹紧,主体已经这样了,想必他们两个也不会好到哪去。

        不求别的,只要他们都活着就好。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我梦到自己进到了朽灵符中。周围渐渐变暗了,一个金黄色的小圆点,在不远处发着幽幽的亮光,应该是肖愁的泥球。

        我想走过去看清楚,想法一出,身体忽悠一下向前飘了几米,我感觉不到双腿在动,就像只有魂魄在游荡一样。

        随着离那个光点越来越近,我看到肖愁背对着我坐在地上,泥球就放在他的面前。

        我轻声叫道,“肖愁?”

        肖愁没有反应,像没有听见一样。

        我绕到他的身侧蹲下,心一晃,肖愁现在的样子,用“蓬头垢面”和“失魂落魄”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这样潦倒失意的仙子,在仙灵界也是不多见。

        肖愁的脸上,还有两道未干透的泪痕……这时,又一颗泪珠,倏地从他的眼眶滑出,滴在手背上。

        我伸出手去拍拍他,却看到自己的手如幻影般,从肖愁的肩膀穿过去了。

        一定是在做梦了,而且朽灵符应该已经被封印了,我是不可能再走进来的。

        我想帮肖愁擦干眼泪,但是指尖再次从他的脸上穿过。我在他旁边坐下,我看着他,他看着泥球。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很悲伤。

        如果是梦,那就晚点再醒来吧,虽然是个压抑的梦,但至少我还能看到肖愁。

        良久,我伸手去碰了一下泥球,心里“咯噔”一声,我竟然可以实实在在的碰到它!

        我的手僵在原处,被我碰到的泥球向前滚了一下,肖愁看到后一愣。我刚捡起泥球,肖愁立马过来抓我的手腕,这一下,居然也被他抓住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肖愁!”

        本以为肖愁会看到我,但当他抬起头时,我发现他的眼睛没有焦距,他在我的脸周围一直在寻找什么,显然,肖愁还是看不见我。

        我看了眼手里的泥球,难道它可以让我跟肖愁彼此间,听到和触碰到对方,却不能让肖愁看到我?

        我在他面前,成了一个实体的透明人。

        正困惑,肖愁忽然抱住我,很用力,然后我听到了他轻轻的抽泣声。

        我越发的觉得,这不是梦。

        我摸摸他的头,安慰道,“肖愁别怕,都过去了,我会想办法带你从朽灵符里出来的,就像以前那样。”

        肖愁松开我,垂着头,我帮他擦着眼泪,“对不起肖愁,又吓到你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的存在了,这说不定是件好事,至少你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只是以后你出来前,我要先去找白羽请示下。以后你,我,还有白三,我们再一起去找白爷喝酒。”

        肖愁定了一下,对我摇了摇头。

        我有些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再出来了?”

        肖愁摇头。

        我继续猜测,“你不想喝酒?”

        肖愁摇头。

        我想了想,“你不想让别人发现你?”

        肖愁摇头。

        之后我又问了好多问题,结果他都是摇头回应。

        我迷茫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猜了这么多次都没猜中。

        我郁闷道,“白三,你倒是说句话啊,帮我想想肖愁到底想说什么。”

        肖愁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缓缓抬起头,眼泪夺眶而出。我不解的看着他,难道是跟白三有关?

        我说道,“白三,肖愁好像是想说你的事,你怎么了?有嘴巴自己说,别让我跟肖愁着急!”

        半晌,白三也没有回话。

        “白三?”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心里直发毛,“白三?白三!你说话啊!”

        肖愁的神色越来越悲切,我一下慌了,心里一团乱,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看着肖愁,不安问道,“肖愁,是不是白三……出事了?”

        肖愁点点头。

        我脑袋“嗡”的一声,“白三怎么了?白三怎么了!白三?白三!白三!白三……”

        我失控的叫着,忽然一阵耳鸣,我的嘴巴一直在动,但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没有思绪,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肖愁一脸慌乱无措,不停的晃着我的肩膀。

        良久后,我听到了白爷的声音,“哎哎降谷你看,这臭小子是不是快醒了?怎么直皱眉呢?是哪疼啊还是怎么的?臭小子?臭小子?”

        我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重的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赤目。”小粉轻声道,“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想回应他,霎时意识一沉,又睡了过去。

        我又一次沉回到了噩梦中,那一定是梦,它必须是梦。

        我再次看到肖愁时,他正举着泥球,神色焦急的四处找我。这次我的双腿有了知觉,只是每向他靠近一步,心也随之下坠一些。

        我走到肖愁面前,握住他手中的泥球。肖愁立即抓着我的胳膊,像个犯错的孩子,慢慢垂下了头。

        看来肖愁知道白三为什么会出事,如果没猜错的话,还跟他有关。

        我回想着,白羽在用俱焚散灵符封印朽灵符时,我可以感觉到,俱焚散灵符从最初的“守”变成了“攻”。

        我猜测,肖愁当时因为要破符,所以白羽的灵符忽然由封印转换成了摄离的状态。肖愁和白三都有灵识,如果摄离了肖愁,我也会丧命,白三可以听到我们在仙灵廷上的对话,所以它为了救我和肖愁……

        如果真是这样,就意味着俱焚散灵符把白三的灵识当成了灵王的灵识,在摄离了白三的灵识后,灵符也失效了,所以它封印的法力自然也消失了,因此俱焚散灵符最终没有再对朽灵符进行封印。这也是事后,我为什么还能进到朽灵符中的唯一解释。

        在摄离灵识的整个过程中,白三并没有帮我压制肖愁,如果它当时调运灵力,白羽一定会发觉,所以,白三是早就做好了打算,要走这一步。

        至于肖愁现在为什么看不到我,大概是因为目前我的灵气灵力状态,比之前还要差吧。

        我记得白羽在刚开始封印时,停顿了一段时间,难道他那时是在给肖愁转变心意的机会?

        我看着肖愁,不忍心去跟他确认我的猜想。而他现在自责的表情,也不需要我再去证实什么了。

        白三,真的走了。

        我捋顺着肖愁的头发,“肖愁,长发不比短发,你现在的头发是需要时常梳理的,你坐下,我帮你弄。”

        肖愁乖乖坐下了。

        “肖愁,也许以后,我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放你出来,但是我们要更加小心了,因为所有人都以为你不在了。”

        肖愁背对着我点点头。

        我继续道,“从上次在浮扇宫的草场上见了你一次,到现在,我们有好些日子没见了,也好长时间没给你输入灵气灵力了,不过眼下,我可能还是没有办法给你,朽灵符中的那些怨灵,你还照顾的过来吗?”

        肖愁点头,从荷包里拿出小粉留下的树叶。

        “等过段时间,我能把你召出朽灵符时,就带你去见树叶的主人,你不是也一直都很想见他的吗?”

        肖愁点头。

        “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白爷那蹭酒,然后去绾尘殿讨一块泥巴回来,练制一个酒缸放在寝房里,专门藏酒用。”我鼻子一酸,笑了笑,“就藏桑半落。”

        肖愁点头。

        “上仙之前答应过我,说等我回来后,澄潭里的肥鱼想抓多少,就抓多少,我们到时候再烤鱼吃。”我抹了把眼睛,“不过,我想换换口味,还是刷以前我自己调的酱料,但是要生吃。”

        肖愁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我们要找个机会,跟上仙去树林里再跑一回,现在有我们肖愁帮忙,保准跑的比上仙快,以前每次都输得那么惨,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不是早就想赢他一回了吗?”

        肖愁点头。

        “以后我们去了怅寻阁,跟着上仙镇狩时,一定要尝尝血的味道,只是尝尝还不够,还要多喝点……白三惦记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早就应该满足他一回了……”

        肖愁垂下头。

        “不知道白爷那的捧肴还有多少,白三之前还说,下次去了要对壶吹的。”

        肖愁微侧头,他的神色极其黯淡,像是蒙了一层厚厚的灰。

        我问道,“肖愁,这一遭,你后悔吗?”

        肖愁转过身,一把抱住我,不停的摇头,抽泣。

        我流着眼泪,“我也很想它,也很舍不得它。”

        半晌后,我跟肖愁并排坐在地上。

        我着实感受到了,心里缺了一块是什么滋味。

        我恨白羽的俱焚散灵符,也恨仙灵尊的顺事不作为,更恨白涣那个阴险恶毒的小人。我必须要找个人狠狠的恨一恨,我需要转移注意力,我不敢承认是因为我自己,害死了白三。

        但事实上,如果我看好肖愁,没有让他暴露,就不会害死白三。

        突然不想离开朽灵符了,就想这样一直躲在里面。

        走到现在,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