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手机版

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其他体育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在线浏览 - 小辈番外(6)那姑娘:拒绝得快,跑得更快

小辈番外(6)那姑娘:拒绝得快,跑得更快

书迷正在浏览:、、、、、、、、、、、、
        观塘别苑

        房间内,某个小老二正攥着笔,抓耳挠腮得盯着面前的一道化学题,余光瞥了眼坐在身侧的人,拿着手机,神色平静……

        许是瞧见他的注意,撩着眉眼抬眸看他,视线一转,镜框折射出冰冷的光点。

        无声无息却又带着极强的压迫性。

        “作业写好了?”

        “没、还没有。”某个小老二真的要昏聩了。

        “那就赶紧写。”江慕棠抬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下。

        想起小时候,他每天日常就是端着小板凳,守在门口等他哥放学,会给他买好吃的,带他出去玩,别人欺负他,他也会帮自己出头,现在好了……

        外面是没人敢欺负他了!

        欺负他最多的,反而变成了他哥。

        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哎——

        江慕棠此时正坐在一侧,给那个抱走自己书的姑娘发信息,不过对方比他快了一步: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徐旎,今天不小心把你的书抱走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书还给你。】

        徐旎拿着手机,忐忑不安,却很快收到了回信。

        【随时有空。】

        【那我是周一拿去学校给你,还是……你选个地方,我给你送过去。】做错事的是她,徐旎态度自然极好,非常乖觉。

        江慕棠思量着,学校怕是不合适,人多眼杂,便挑了个距离两家都不算远的中间位置,徐旎也同意了。

        此时唐菀推门进来,给兄弟俩送了点吃的,“今晚我和你爸都有事,晚饭你们兄弟俩自己解决。”

        小老二一听晚饭自己解决,乐不可支,那就说明他可以去外面吃东西了。

        乐不可支,却还强忍着笑意,“我知道了。”

        “别去外面吃乱七八糟的东西。”唐菀叮嘱。

        江慕棠也点头应着,余光瞥见某人,那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都快藏不住了,忽然勾唇一笑,“您放心,不会让他乱吃东西的,吃完饭,我再送他去上晚自习。”

        双休一过,周末晚上学校会安排自习课。

        小老二一听这话,瞬间就蔫了,“……”

        也因为要陪弟弟吃饭,送他去上晚自习,江慕棠和徐旎约着还书的时间定得比较迟。

        **

        徐旎到约定地点时,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了30多分钟,拿了别人的书,总不好还让人等她。

        今天自己接连出丑,在地铁别人帮了她,她还如此麻烦人家,左顾右盼,瞧着时间差不多了,又一个奶茶店买了两杯喝的。

        江慕棠到约定地点时,并没看到她,他垂眸看了眼腕表。

        她……

        又迟到了?

        正当他抬头打量四周时,就看到那小姑娘一手提着拎书的袋子,一手拿着两杯喝的快步走过来。

        不同于上午的穿着,她穿了条浅色的长裙,随着她快步走动的动作,裙摆贴着身子,勾勒出了一抹弧度……

        落日西沉,细碎的柔光在她裙摆滚了层金边。

        秋风微凉,将她头发都吹得柔柔翻飞着。

        小姑娘很快走到他面前,笑起来时,漂亮的眉眼弯出一道温柔的弧度,“你来啦。”

        “嗯。”

        “真不好意思,我今天不是故意要带走你的书……”徐旎方才快步走来,几乎是小跑的,竭力平复着呼吸,却还是因此红透了半张脸。

        就在她准备把书拿给他时,猝不及防的——

        对面的人低低垂下头,一点一点缓慢凑近她。

        徐旎面对他,总是有些紧张的,他个子很高,总会给人一种无形中的压迫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可是……

        无声无息,忽然靠这么近,徐旎呼吸一窒,下意识往后仰。

        “头发,黏在这里了。”江慕棠指了指自己的唇边。

        徐旎微愣,可她此时双手都拿着东西,根本没有空余的手去整理头发。

        说来也是鬼使神差的……

        江慕棠并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或是做多余实情的人,只是看她窘迫的模样,便伸手过去……

        徐旎一时忘了躲,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手指靠近。

        指尖带着她的头发,无意从她皮肤上轻轻蹭了下。

        站在唇边的发丝,被轻轻拨开,发丝从唇上轻轻滑过……

        一时间!

        脸烫,唇热。

        徐旎脑子发懵,恍惚着就想起了今日地铁挤进他怀里的事,瞬时脸红得更加厉害,暖橙的夕阳落在她脸上,更是加深了这抹艳色。

        “那个……你的书,你看一下。”徐旎把装着书的袋子递给他。

        江慕棠接过袋子,倒是没打开检查,没那个必要,只是瞧见了她手背的抓痕又问了句,“手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了。”徐旎不太敢直视他,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有点虚,她将刚买的喝的递过去,“果茶和绿茶,你要喝什么?”

        江慕棠平时很少喝这些,只是她既然买了,他便拿了杯绿茶。

        两人本就不熟,因为乌龙事件撞到一起,也没什么话聊。

        “那、那个……我就先回家了。”徐旎略显尴尬得指了指一个方向。

        “需要我送你吗?”江慕棠今天开车了,毕竟要送某人去上晚自习。

        “不用,再见。”

        徐旎说完,转身就快步离开。

        江慕棠看她走得极快,忍不住低笑出声……

        其实两人不熟,说什么送她,也就是客套,只是……

        第二次了!

        拒绝得挺快,跑得更快。

        他甚至能感觉到,她可能还有些怕自己,他就那么吓人?

        **

        江慕棠开车回家后,打开装书的袋子,才发现里面除了自己的书,还多出了一枚崭新的书签,他很确定,这不是他从图书馆带出来的,那就只能是她的东西了。

        放置的位置明显,显然不是无意留下的,大概是拿来给他赔罪的。

        他拿着书签打量几眼,倒是精致,而此时手机震动,江软打来的,他接起喂了声。

        “哥,我过几天就要回校了,今晚出来玩?”

        “地点。”

        江软约他出来玩是假,想套话是真的。

        她就是好奇,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要一个姑娘的联系方式,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陪吃陪喝陪玩,把某人伺候得好好的……

        讨好得看他:“哥,你今天打电话找我要那个小姐姐的联系方式,你是要……”

        “昨晚的事,你爸妈发现了吗?”江慕棠直接抛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江软瞬间蔫了。

        兄妹多年,她要是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那真是白瞎了。

        这已经是威胁了。

        谁让她有把柄握在别人手里呢。

        果然……

        不是谁的八卦都能打听的。

        ……

        江慕棠回家后,某个小老二已经下了晚自习,他推门进去时,发现某人不待在自己房间,反而蹲在自己卧室,正拿着那枚书签在打量着。

        “你来我卧室干嘛?”

        “我来找几本参考书。”江慕棠上学时用的书几乎都没扔,还有一些笔记,“哥,你这书签是女孩子送的吧。”

        “我看到我们班也有女生用类似的东西,哪个男生会买这个啊。”

        “哥,到底是不是谈恋爱了?”某人好奇心爆棚。

        “你跟我说说啊,我保证不会告诉爸妈,也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我发誓……”

        江慕棠没作声,从他手中抽出书签。

        拧着某人的脖子,将他踹了出去。

        只是关上门,他搓了搓手指,想起今日帮她扶弄头发的感觉,发丝柔软,对比他弟弟的,他忽然觉得……

        他弟弟上辈子是刺猬吗?头发这么扎手!

        他可不信某人的嘴,嘚嘚瑟瑟,要是让他知道点秘密,只怕过不了今晚,就连远在平江的外公都知道了。

        而江软回校前的几天,也是颇为努力,想抓到关于江慕棠恋爱的一点蛛丝马迹。

        只是直到她启程返校,都没撬开某人的嘴,这让她有些懊恼,不过回校后,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

        ------题外话------

        小老二:我头发扎手?谁上辈子是刺猬?

明升体育_书迷正在浏览:、、、、、、、、、、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赛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场赛情与精神俱佳的其他体育,明升体育直播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