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

明升体育手机版

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其他体育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在线浏览 - 第18章 寻房源

第18章 寻房源

书迷正在浏览:、、、、、、、、、、、、
        严如山眸光深沉,“有是有。为了抢位置,这些问题都可以忽略。”

        “好吧。”钟毓秀也就不再问了,也就这十来年时间,等到交通行业发达起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严大哥,你睡上铺还是下铺?”

        “下铺,你去上面。”小姑娘家家的,睡下面不安全。

        钟毓秀弯腰拉出行李箱,从里面取出物理化学书籍,行李箱重新塞回去;三两下爬到上铺,书本放在旁边,人躺下。

        “严大哥,我补个觉。”

        “嗯。”严如山乜一眼上铺,也侧身躺下了。

        换了一个环境睡不安稳,钟毓秀浑浑沌沌一觉醒来反而越发困了;坐起身,揉揉头,听见女子嘀嘀咕咕的声音,循声看去,便见对面上铺位两个女人在低声说话。

        应是她睡着后进来的。

        对面两人也看了过来,其中一人满脸歉意,“同志,抱歉,吵醒你了。”

        “没有的事儿,是我睡不安稳,你们继续。”钟毓秀从铺位旁边的梯子下来,却见严如山也醒了,靠在车厢上翻看书籍,“严大哥,你也醒了。”

        严如山点头,“你这是要去哪儿?”

        “洗脸清醒一下,一会儿就回来。”钟毓秀径直出了车厢,找到卫生间,里面的味道不好闻;她也没想上厕所,简单洗了一把脸回转,路上看到送餐的乘务人员,记在心里,“严大哥,我看火车上有卖餐点的,要去用一些吗?”

        “火车上的东西油腻不好吃。”有的还馊,严如山当即拒绝。

        钟毓秀还真不知道这些,她穿越的三回现代都在科技稳步发展的时代,对这个年代的事情真不了解。

        “这样啊!可是,我饿了。”

        严如山指了指床位前的小桌,上面放着一灰布包,“自己拿。”

        “好咧。”行至严如山床边坐下,打开灰布包,从里面拿了两个卤鸡蛋递一个给他,“严大哥,给。”

        严如山摇头婉拒,钟毓秀眉目带笑,收回、剥壳,两个一起吃完,暂时垫垫肚子。

        “严大哥,这份多少钱买的?我吃多少,我给钱票。”

        “就几个钱,不用给。”

        钟毓秀:“.......”我穷。

        有被伤害到。

        钟毓秀一气儿又吃了半个饼子,爬上铺看书,纵然都是看过的书本,再次拿起来还是觉得有所收获;看书百遍其义自见,这句话不是一句空话。

        四天火车,严如山买的卤蛋和饼子,两人吃勉强够。

        走出火车站,钟毓秀忍不住深吸一口上京的新鲜空气;火车上人多闷热,处处不便,这会儿还觉得有哐当哐当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严大哥,谢谢你一路上的照顾,再见。”就此分别。

        “你打算去那里安顿?”严如山问。

        钟毓秀眉眼微弯,“先去华大附近找家旅馆住下。”

        “行李给我,我送你过去,我对华大附近熟悉。”伸出手,骨节修长。

        “哥,哥,这里。”

        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少年挥着手,又蹦又跳。

        严如山循声望去,钟毓秀看了那人一眼,笑了笑,“严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也才回来,赶紧回家去吧。”不给严如山再次开口的机会,打开行李箱,借助衣裳遮挡从储物戒里取了录取通知塞给他,转身便走。

        严如山手握录取通知书,眉心轻蹙,没强求;那名少年等不及已经跑了过来,满目欣悦。

        “大哥,刚才那位女同志是谁?怎么走了。”

        “如海,怎么是你来接我?”来人是他唯一的弟弟,严如海。

        严如海嬉笑道:“大哥,你好久没回来了,我都想你了。”

        “去,嬉皮笑脸的。”严如山行李箱塞给他,录取通知书贴身存放,径直大步而行。

        ......

        钟毓秀一路问到华大附近,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近找一家旅馆住下,晚饭都没吃倒在床上好生睡了一夜,次日起身,全身上下清洗一遍才下楼,找旅馆前台。

        “大姐,你好,我能找你打听点儿事儿吗?”

        “可以的,你想打听什么?”前台这位是个方脸青年妇女,瞧着身材走形,应是刚生产过。

        钟毓秀笑着塞了两块钱给她,方道:“不知道附近可有房屋出租,或者出手的?”

        路上耗费五天时间,这会儿已是正月底,距离开学只有三天,得赶紧找个固定下榻地点。

        青年妇女收了钱,含笑打量她,“你是才回城的知青吧?”

        “算是吧,我考到了华大,想找个距离学校近一点的房子。”

        此话一出,青年妇女微愕,态度肉眼可见的变和善,“大学生好啊!妹子,你可真厉害,居然能考上华大;听说今年华大录取分数线挺高的,好些人都没考上,我有个侄子也参加考试了,本想在上京读书。没想到考外地去了,你说说这事儿闹的。”

        “过奖过奖,在那里读书出来都是为了建设国家,读书就几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你说的也是。”青年妇女热情道:“你想找房子还真找对人了,我有个亲戚的亲戚的朋友在出手一套房子;院子不大,你一个人住是足够了的。”

        钟毓秀眸光微动,“不知在什么地方。”

        “华大旁边,从他家房子走路去华大也就十分钟左右。”

        “那可太好了,还请您告知我具体地址,我想现在去看看;过几天开学后再搬家就麻烦了,还耽误学业。”不得不说,她心动了。

        青年妇女爽朗一笑,“瞧你着急,我陪你一起去看房;你等我一下,我请个人帮我看顾一会儿。”

        “好,那就有劳大姐了。”房子小点儿没事儿,主要是先安顿下来;日后有机会再换大的,上京的房子又不会贬值。

        青年妇女出去了一会儿,一同回来了一个年龄相当的妇女;那名妇女打量了钟毓秀好一会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妹子,走,我们快去快回。”青年妇女拉着钟毓秀往外走,走在路上,钟毓秀问道:“大姐,我姓钟,还不知道您姓什么呢。”

        “你们读书人就是有礼貌,我都没想起来问问你家甚名儿。”青年妇女笑眯眯地,“我姓连,你叫我连大姐就行,那我叫你钟妹子了?”

        钟毓秀轻笑颔首,“行啊!连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