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都市明升体育 - 穿成福运小娘子在线浏览 - 第253章 不是好性子的

第253章 不是好性子的

书迷正在浏览:、、、、、、、、、、、、
        汤夫人听下人禀报,一个自称东郡顾家村刘氏的妇人,带着一个姓顾的孩子,求见顾大将军时,她是有些担心的。

        顾林娶她之前明言,他在乡下有媳妇,只是没有子嗣。

        顾林还说,如果他征战不死,有出头之日,即使不能再把那女人当正妻,却也要顾着她衣食无忧。

        如果只是刘氏自己,汤夫人是无所谓的。

        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妇而已,就算被顾林接来大将军府,生杀予夺还不是由着她说了算。

        但这女人居然生了儿子,这就不好办了。

        谁知道顾林对这个儿子是个什么态度;会否因为刘氏生了长子,改变之前的打算。

        但听到顾林如此坦然说出她和一双儿女,汤夫人瞬间就放心了:顾林没改主意,即使刘氏带着儿子找上门来,她也依然是顾大将军的夫人。

        顾母听到顾林已经另外有了一双儿女,却并未吃惊,而是继续问道:“她是你的夫人,那我又是谁?”

        顾林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淡淡说道:“此时不同于往昔,这里是京城,不是顾家村。连过去的朝代都不复存在,你该看开些。”

        言下之意,之前的事情不作数了。

        只听顾林接着说道:“汤氏出身望族,汤家一族,于我、于齐王都有极大的帮扶。正室夫人之位,汤氏当之无愧。”

        顾母和气势威冷的顾林对视着,良久之后,继续问道:“那大成呢,他又算什么?”

        顾林看看顾天成,再看看汤夫人身边坐着的男孩顾泽恺,安抚道:“你们母子尽管安心,无论如何,我总会让你们过的衣食无忧,尽享荣华。”

        顾母笑了,“若大成没什么身份,何以安心享受大将军府的恩赐?”

        顾林脸一寒,便也给出了清晰的回答:“当然安心。大成是我的庶长子,儿子吃喝老子的,有什么不安心。”

        “原来原来是庶长子啊。”顾母终于显出失落。

        她站起身,牵起顾天成的手,对顾林和高座其上的汤夫人,曲了曲膝,客气道:“给大将军和夫人添麻烦了。”

        顾林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母说道:“之前的事情已经不作数,我又不愿做人家小老婆,当然要离开。”

        “至于大成,他年纪还小,我是他娘,我不能在他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强塞给他一个不如人的身份。大将军便按之前的想法,当没这个孩子,没见过我们母子便可。”

        说完,顾母毅然转身,便要带着顾天成离开。

        “站下!”顾林喝道,反天了啊,妇道人家,自己要离开却也罢了,居然还要带走他的骨血!

        随着顾林的怒喝,两个婆子几步便拦在顾天成母子身前。

        顾林这时才踱过来,说道:“你若不愿留下,我不勉强,定当给你一个妥善的安置。大成是顾家血脉,他不能跟你走。”

        顾母冷笑一声,低头对顾天成说道:“这人便是你爹,但他又娶了另外的妻子,还有了另外的儿子和女儿。你爹想你留在这个大院子里,过低人一等的日子,时刻都要敬着府里其他孩子。你可愿留下?”

        顾林脸一沉,冷声道:“你怎能如此教导孩子?”

        顾母反问:“我哪句话说错了?”

        顾林默然,庶子,就算是长子,也无法和嫡子嫡女相提并论。

        顾母继续:“或者我可以换个问法。”

        她再问顾天成:“若是留在这里,你能吃好的、穿好的,还有大房子住。但以后你要日日看这位夫人的脸色、看你爹其他儿女的脸色过活。你愿意留下吗?”

        年幼的顾天成紧紧攥着母亲的手,拉着她往外走,一边还说道:“娘,咱走吧,这里的人都不喜欢咱们。咱们要是以后都在这里,怕是日日都会被欺负,我也会被打死的。”

        最后这句话说的顾母心下一酸,一直不肯低头的她差点儿落泪。

        她这儿子,虽自小过的穷困,却不是个好性子的。若留在这里看人脸色,被人欺凌,他一定不服。

        到时闹起来,日日不消停,怕是真的会被打死。

        顾天成这边奋力拉着顾母,重复道:“娘快些,咱走吧。”

        似乎怕走的慢了,真被人强行留下。

        顾林还待说话,顾母却看向汤夫人:“这位夫人,还是好好劝劝你丈夫。我这一走,咱们再无牵扯,你便是大将军的发妻,儿女也是名正言顺的嫡出。

        如果你们一定要留下我儿,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给他争这个嫡长子的名分。夫人您年轻貌美,身份又高,到时,就只能是大将军再续之妻了。”

        汤夫人当然不甘心,仅仅因为一个样貌寻常、面黄肌瘦的妇人,就把她沦落到继室的位置,她怎能甘心。

        当下走到顾林身旁,低声劝道:“大将军,这孩子从您进门,便连个称呼也没有,且性情顽劣。要不,就遂了他们的心意如何?”

        这声“遂了他们的心意”,让顾林动心了。

        他看看对他不假辞色的孩童,再想想刚进门时他的挣扎叫嚣。

        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记事,如此性情,又明白知道他才是嫡长子,却被放在庶长子的位置上,他能甘愿?

        若教不过来,日后还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事情来。

        斟酌了轻重,顾林盯着顾母说道:“刘氏,你可要想好了。你若留下,我好歹能给你一个身份,你和大成一生便能衣食无忧。若你执意离开,就再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而且大成留在我府上,也能得到悉心教导,将来总是权贵出身。若跟了你去,泯灭于民间,一辈子都得艰难过活。孰轻孰重,你可要想清楚了。”

        “不劳大将军费心,无论日后如何,我们母子都认。”

        就这样,顾天成母子进来时是什么样,离开时依然是什么样。

        顾母连堂上那五十两银子和一袋珍珠都没要。

        她拒绝的很硬气:“我家大成,未吃过大将军拿回的一粒米,没用过大将军赚来的一条线。就这样吧,以后我们各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