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www.029cjcw.com
明升体育 - 玄幻明升体育 - 永恒之门在线浏览 - 第五百零九章 涨价了

第五百零九章 涨价了

书迷正在浏览:、、、、、、、、、、、、
        “九千万两,来小龙山赎你家的华都,过期不候。”

        清晨,天色方才大亮,便闻一声嘶嚎,瞬间响满帝都的大街,也不知是哪个人才喊的,只知嗓门儿颇高,而且...霸气侧漏。

        自是赵云分身,也懒得偷偷摸摸给暗夜族传讯了,传也没用,各方都有探子,四方势力很快便会知道的,如此,还是直接点儿好,至于为啥在帝都喊,原因帝都有暗夜族的产业,是一间不小的酒楼,这一点,赵云早已从华都的记忆中窥看的明明白白。

        “又来绑票?”

        “老夫没听错吧!九千万?咋涨价了。”

        “谁让暗夜族,有金山呢?”

        这一嗓子不要紧,帝都大街都炸锅了,大街小巷,茶摊酒肆,都七嘴八舌,都议论纷纷,多事之秋,还真是隔三差五就有新鲜事,前有吴起,后有紫都,如今,暗夜族少主,也被绑票了。

        要说,暗夜族也够悲催。

        前两日,家族的一座金矿山被人扫荡了,救援的人也被爆锤,闹的是沸沸扬扬,这才过了多久,少主就被绑了,世人有理由相信,必有一股势力,要找暗夜族清算,谁让此族行事太高调。

        “无论是谁,给吾抓回来。”

        吴家家主、紫家家主都下了命令,笃定是同一伙人干的。

        “该死。”

        吴起与紫都则怒喝声滔天。

        这俩,也不知是因被绑而窝火,还是因那赎金的价格。

        想想也是,无论是修为、资质、天赋,亦或血脉、背景、权力、都远强于华都,为嘛我俩五千万,华都却九千万,看不起俺们?

        “他家有矿,你家有吗?”

        若有明白人,定会怼的他俩哑口无言。

        嗯...这么想,心里就舒坦多了,他比俺俩贵,是因他家有钱,可不是我俩不如他,这得分清楚,涉及逼格问题,可不能有瑕疵。

        “混蛋。”

        身在帝都的暗夜族三长老,勃然震怒。

        看吧!好些天不见少主,果然被绑了。

        废话不多说,一大票暗夜族强者,杀气腾腾的出了帝都。

        “好胆。”

        天宗方向,也有人杀出来。

        乃华都的师傅,亦是杀气滔天,我的徒儿也敢绑,反了天了。

        “快快快。”

        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总有不思修炼者,前仆后继。

        小龙山,赵云已找了个舒服地儿坐下,这回依旧用了变身术,变成了一个少年,而华都,就在他身侧,五花大绑,浑身上下皆符咒,封的死死的,也是眼泪汪汪,只因,口中塞着一只珍藏依旧的臭袜子,那个味儿啊!真个呛嗓子。

        “别怕,我只要钱。”赵云拍了拍华都。

        唔唔....!

        回应他的,则是华都的唔唔声,若是有老家伙在此,定能给他翻译的明明白白:别让老子知道你是谁,不然,定灭你的九族。

        轰!轰隆隆!

        说话间,四方皆响起轰鸣声。

        是暗夜族人到了,身后还跟着一片看戏的人。

        赵云看了一眼,阵容的确够大。

        不过,他早有准备,为了领赎金,他搞了不少高阶的遮掩符,天眼都看不出,除此,他还化出了颇多的分身,造了不止一座的逆向召唤阵,确定他能在第一时间遁走,而且,能连续跳跃好几次,鸿渊来了都逮不住他。

        “瞅瞅,此番成少年了。”

        先到的看客,垫脚望了一眼,第一回是个老头儿,第二回是个美女,这第三回,又有新花样,同样看不透,也同样不知是谁。

        “何人,当真该死。”

        伴着怒嚎声,暗夜族几十只血鹰划天而来。

        完了,几十道人影从天而降,清一色的地藏境,皆杀机滔天。

        “悠着点儿,我俩秘法相连,我死他陪葬。”

        赵云淡淡一声,我是见过大场面的,少吓唬我。

        “阁下,我暗夜族与你有仇?”暗夜三长老冷冷道。

        “他骂老夫。”赵云随便扯了个理由。

        “吾与你赔罪,放了我家少主可好。”暗夜三长老强行压了怒火,可不敢随意触怒这货,敢绑他家少主,显然不是一般的来头。

        “不好,就要钱。”赵云拎了一把剑,横在了华都的肩膀上,寓意很明显,少他娘的废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阵仗都摆出来了,三言两语就想了事,还有,都老实点儿,剑可不长眼。

        暗夜三长老的面目,顿的狰狞。

        对方油盐不进,这就很恶心了。

        “麻溜的。”赵云催促了一声。

        “九千万,阁下未免太狠。”暗夜三长老一语冰冷。

        “我听说,你家有一座金矿来着。”

        “我....。”

        暗夜强者一口气儿没喘顺,差点儿呛着。

        我家有矿,就要九千万?这他娘的什么鬼道理。

        “一句话,给不给。”赵云淡道。

        “给。”

        暗夜三长老倒也干脆,随手抛出了储物符,都已经这场面了,不给能行吗?今日来的强者也太多了,不说其他,就说吴家和紫家,各个杀机冰冷,时刻都可能出手,凶手死了不要紧,他家少主也会陪葬,尽快赎人为妙,华都若有闪失,老祖会发飙的。

        “够敞亮。”

        赵云抬手接下,一脚将华都踢了出去。

        这一瞬,暗夜强者集体攻伐。

        同样是这一瞬,藏在暗中的华都师傅、吴家强者、紫家强者,也齐齐打出了绝杀一击,死活已不论,先逮住再说,即便一具尸体,也能查出来历。

        赵云冷笑,瞬身消失。

        他虽消失了,那座小山头,却是被众强一击轰灭。

        明眼人一瞧,便知绑票的人是同一个,都是嗖的一声就没了,敢来领赎金,哪能没有依仗,有命绑票,也有命拿钱,这么一来一回,九千万到手了,这般挣钱,比做任务打怪物容易多了。

        “该死。”

        暗夜强者怒嚎,吴家和紫家强者也暴怒。

        华都的师傅,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绑他的徒儿,明显是在打他的脸,自做了天宗的长老,他还从未丢过这么大的人。

        “走。”

        不远处山林,赵云与魔子回合,已遁地而走。

        至一片山谷,两人才遁出来,银票交给了魔子,魔子带着的严康,则交给了赵云,一个去买修炼资源,一个则去领赎金。

        “当心。”魔子拍了拍赵云。

        “好说。”赵云灌了一口酒。

        一语简单对白,两人转身消失。

        赵云取了地图,奔向了另一方,早已选好位置。

        “查,给吾仔仔细细的查。”

        回归途中,暗夜三长老下了死命令。

        “杀,给我杀。”华都也如疯狗,一路嘶嚎。

        众长老不语,集体看了他一眼,让你别一人出去,偏偏不听,看,被人绑票了吧!九千万哪!我暗夜族的银子,都是大风过来的?不晓得,若让他们知道矿山被劫也是因华都的话,不知会不会一掌劈了这货,因你一人,我暗夜一族损失何等的惨重啊!

        “有趣。”

        看戏的人也回归,一路笑呵呵。

        还是那句话,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主要是看暗夜族不咋爽,很多年,暗夜族也是一个小王朝,战国时代灭国,才有今日的暗夜,做王朝或许不够格,但做家族,底蕴却无比雄厚,正因很雄厚,才格外嚣张,连大夏的十大元帅,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么个隐世家族,平日可没少树敌,也没少欺凌四方,跑来看戏的这些人,有不少都被暴打过,见暗夜族被人收拾了,看着都舒坦。

        “九千万两,来小牛山赎你家的严康,过期不候。”

        老话说的妙,好事成双,夜幕刚降临,又一声嘶嚎响彻帝都,依旧不知是谁喊的,也可能是音波符咒,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句话。

        “得,又一个。”

        帝都的大街,热闹非凡。

        又这个字,用的贼好,都很自觉的将凶手,认定成了一个人,他一般人都不绑的,要绑就绑值钱的,前有吴起、紫都,后有华都、严康,都是一家少主,都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无论要多少钱,都得去赎啊!

        说到吴起与紫都,貌似都不乐意了。

        华都的价码有千万,俺们忍了,他家有矿。

        这严康,他算那颗葱,价格凭何比俺们高。

        “他家祖上,是一朝皇帝。”

        再来个明白人,定会这般安慰他们。

        嗯...如此解释还好接受。

        血鹰族曾经也是一个王朝,那比不了。

        “好,很好。”

        身在帝都的血鹰族长老,也带着大批强者出城。

        一同出城的,还有暗夜族、吴家和紫家。

        自然,这么大的场面,哪会少了看戏的人。

        除此,还有两家:薛家和慕容家。

        这两家去,可不是看戏的,而是找孩子的,缘因薛志与慕容,也找不着人了,多半也被绑了,那得去瞧瞧,最不济,也问问那人,是不是你绑的。

        若是,麻溜把人交出来;

        若不是,便问问你的同行,是不是绑错人了。

        “看你说的,俺们能绑错吗?”

        这,会是魔子的回答,买了修炼资源,便回了千秋城,一手拎着薛志,一手拎着慕容,特别是慕容这厮,被家族寄予厚望,或许有人问,慕容家的少主,名字为嘛就是姓氏呢?此乃身份的象征,只少主才有这殊荣,只用姓不带名,他会是家族唯一继承人。

        阿嚏!

        赵云已在小牛山,一个喷嚏打的酣畅淋漓。

        由此可见,应该有不少人问候他,老话还是很灵验的。

        这回,他用的乃中年模样。

        而严康,就绑在他身侧,正双目血红的盯着他。

        “别怕,我只要钱。”

        这一句话,已成赵云口头禅。

        轰!轰隆隆!

        夜里的天地,颇不平静,大票人从四方杀来。

        尤属血鹰族,人最快也最快,以圈养血鹰闻名,所用坐骑皆万里挑一,得赶快来,不然会有变故,鬼晓得有多图谋不轨者。

        “我家少主安全赎回之前,胆敢有人出手,血鹰族定与之不死不休。”还未到小牛山,血鹰长老便放话了,钱不钱的已无所谓了,主要是人安全,上头是下了死命令的。

        钱没了可以再抢,人没了,可真就没了。

        别说,这话还挺管用。

        曾经也是一个王朝,血鹰族的底蕴,哪能弱了,即便帝都的吴家和紫家,哪怕是一方诸侯,也不敢轻易招惹,血鹰族若发起疯来,还是很吓人的。

        “哟,这回换成中年了。”

        先到的看客们,都已找好了看戏的地儿,唏嘘不已。

        话中寓意嘛!昭然若揭:你变个模样,俺们照样认得你。

        轰!砰!轰!

        说话间,血鹰族已到,落地砰的一声响。

        伴随而来的,便是冰冷的杀机,半个山体都一寸寸结了寒冰。

        “我血鹰族,与你有仇?”

        要不咋说都是被绑票的家族呢?台词都是一样的。

        “没仇。”赵云啃了一口灵果。

        “没仇为何绑我家少主?”

        “这来钱快。”

        赵公子今夜够实在,出口就是大实话。

        莫说外人,连血鹰强者听了,都被逗的想笑了,这么直接吗?

        “别耽搁事儿,快点儿。”赵云也懒得废话。

        “钱可以给,日后莫再与我血鹰族过不去。”血鹰长老一语冰冷,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见一回绑一回,俺们可受不了。

        “老夫是有职业道德的。”赵云意味深长道。

        口上说的好,实则...已不知脸为何物。

        别让我在外面瞧见他,见一回绑一回。

        嗖!

        血鹰强者拂手,一道储物符飘来。

        “爽快。”

        赵云抬手接下,一脚将严康踢飞了出去。

        不出他所料,四面八方的攻伐,铺天盖地。

        嗖!

        又是鬼魅一现,转身没影儿。

        乃至于,后感到的薛家和慕容家,都没来得及问呢?

        来不及问没事儿,说来就来。

        “九千万两,来小马山赎你家的薛志,过期不候。”

        “九千万两,来小虎山赎你家的慕容,过期不候。”

        还是清晨,接连两声狼嚎,响满了帝都。

        “又来?”

        “小羊、小牛、小龙、小马、小虎...留给那货的属相,不多了。”

        “老实说,这个风气可不好。”

        不少老家伙,都语重心长的捋了捋胡须,安安分分的修炼呗!咋净绑票了,不过话说回来,绑票的确来钱快,但这事儿不是谁都能干的,有命绑人,也得有命拿钱哪!不是所有人,都能嗖的一下没影儿的,正因有这保命本事,那人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有这么个人才,谁还敢出门儿啊!